原标题:湖北这个小村湾变身“学霸村”:400多人里走出60多名大学生

  一个400多人的村湾,自恢复高考以来,出了60多名大学生,其中,博士7名,研究生8名,留学生6名,且英国剑桥大学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等全球知名学府均有毕业生。作为陆水库区的贫困村湾,白云潭为何会成为远近闻名的“凤凰窝”?近日,记者带着疑问走进了当地。

  村湾走出60多个大学生

  白云潭位于崇阳县天城镇河田村最西端,地处隽水与黄沙港相夹的“半岛”上,三面环水,群山相拥,属于陆水库区。村湾户籍人口有400多人,因全部姓郑,所以也被称为大屋郑家。记者走进这里时,村民们有的在田间劳作,有的在河中撒网捕鱼,还有的在门前织网、补渔船……

  “这里因修筑陆水河移民搬迁而形成,所以房屋依山势而建,形成一条近千米的小长街。”据村支书郑志华介绍,移民后这里人均不到三分田地,村民们半耕半渔,生活十分艰苦。

  “恢复高考以来,已走出了60多名大学生,其中,博士7名,研究生8名,留学生6名,他们通过知识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命运!”说起走出去的学子,郑志华满脸自豪。

  “郑日恒,北京航空学院;郑翔,中国海军工程学院;郑志斌,武汉理工大……”郑志华给记者一一讲述着历年来走出去的学子。记者发现,原来英国剑桥大学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等多个全球知名学府,都有这里的毕业生。

  村湾形成比学风

  “白云潭历史上就出过不少有学识的人。尽管这里比较贫穷,可孩子们个个懂事。”村民郑玉吴告诉记者,这里“基因”好,而这个基因其实是传统。

  在村子入口处,有一座被列为崇阳县文物保护单位的墓冢。通过碑文可知,这是清光绪年间,提督郑永和的墓。

  郑玉吴说,不管是种田的农民还是村里乡绅,都有一个不成文的共识:子孙必须读书识字。这一传统代代相传。

  郑玉吴还给记者展示了几本厚厚的族谱,里面详细记载着这里的发展历史。其中,家规族训上写道:“子弟七岁必进学。习字读文培德,择良而友,师家共督。族以进学为荣,轻名利,尚学问,惩戒顽劣,奖励优秀。进则善以待人,退则慎省其身……”

  “看着别人家孩子考上大学,自己就眼红,发誓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上学。”村民郑量鑫家的孩子今年刚考入河南大学。他说,之所以能出这么多大学生,也跟家长的鼓励支持分不开。例如谁家出了大学生,邻家的家长就会教育孩子,要向谁谁谁学习。

  郑志华说,走出去的学子们奋斗的故事,成了村民鼓励孩子刻苦学习的榜样。如今,这里的村民不比谁家有钱,谁家房子好,而是比谁家出了大学生,谁家考的大学好。

  村湾历来尊师重教

  “这里历来都重视教育!”今年70岁的郑宪章老人曾是这个村里的一名教师,在该村小学工作了40年,2009年以前该村考上本科院校的学生差不多都是他的学生。他认为,村里能有这么多大学生,与多年来形成的尊师重教的村风有关,父母对孩子读书这件事格外上心,很多家庭即使借债也要供孩子上学。

  郑宪章说,村民对教学十分支持。1966年库区移民时,村民们就想方设法筹建学校。那时,这里不仅建有小学,还设立了中学,有300多个学生,近20名老师。

  后来,村里翻盖学校,村民有的自愿捐款买材料,有的义务出工。历年来,凡是有从外地来教书的老师,村民们不仅给菜地让他种,还曾送给他们粮食,使他们乐意在村教学。

  郑宪章说,尽管村民生活十分艰苦,但送孩子读书是这里人的第一要务。在普及义务教育之前,很多家庭穷得连几块钱的学费都交不起。可由于村民们尊师重教,所以很多在这教书的老师都自愿为学生垫付学费,他本人也垫付过。

  后来,当地学校撤并,再加上白云潭大桥的建成通车,从村里到县城缩短至10多分钟车程,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村民们都让娃儿进城上学了。

  村湾有个好榜样

  “穷怕了!不想子孙后代和自己一样。”今年77岁的郑柳生老人感叹。他说,库区出行难的问题困扰着白云潭村人的发展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很多村民食不果腹,自己曾想进城做点买卖,可发现自己文化程度低,做事受限,所以空前重视起儿女的教育。

  郑柳生有4个儿子,3个女儿。因田地少,人口多,全家人吃饭都成问题。为了供儿女们上学,他和老伴每天得到山林中砍柴卖,连下雪天都不敢停歇。那时白云潭没修大桥,出行得靠自家的小渔船,到县城得4个多小时。所以,他们每逢进城卖柴时,都得凌晨两点就起床,到县里的码头后,再将柴禾挑到副食品厂、酱油厂等地售卖。后来,年岁大了,挑不动了,他就开始打鱼卖。再后来,国家有了贷款政策,他就到信用社贷款送孩子上学。在郑柳生和老伴的精心培育下,儿女们都很懂事,白天上学,放学就帮忙砍柴、打鱼、干农活。大儿子郑日恒尤其勤奋好学。

  “爸爸,我们不要穿好衣,留着钱给我们买书吧。”郑柳生至今还记得,大儿子郑日恒当年当年为了读书而这样哀求自己。那时,没有电灯,郑日恒每借到一本书后,常常在煤油灯下熬到深夜,希望一口气看完,需爷爷再三催促才入睡。

  1980年,郑日恒以高分被北京航空学院发动机系录取,成为全村第一位走出去的大学生。1992年,又被公派英国剑桥大学攻读博士,1997年获博士学位。回国后,致力于发展中国新型航天动力技术。2015年11月,当选为国际宇航联空间推进委员会副主席,是中国首位在该机构担任此职的专家。

  在郑日恒的言传身教影响下,他的弟妹们也非常勤奋刻苦,弟弟郑日青留学日本,郑日星留学德国,最小的弟弟日升也在哈工大攻读博士学位。整个村湾里的孩子们,都以他家为骄傲和榜样,自小就发奋读书。

  郑志华说,如今,像这样一家有多名高材生的家庭,在白云潭已不再是个例,而且这里已形成了一个惯例:凡是有人考上大学,村委会都会到家里祝贺,并送上1000块钱奖励资金。这些钱,都来自走出去的学子的捐助。他们发达之后不忘桑梓,都关心家乡的发展,资助湾里的孩子继续完成学业。